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查尔斯·奥尔森(Charles Olson)诗选
2011-10-05 23:21:05 | 进入论坛 | 来源: | 作者: 【 】 浏览:1397次 评论:0

 

    查尔斯·奥尔森(1910-1970),黑山派开山鼻祖。诗集有《马克西姆之书》等。他提出的“投射诗”理论,主张以诗人在某种情感、思维的情况下呼吸的徐缓和急促、深长和短捷来定诗行的长短和节奏。他的理论和创作影响了五十年代以来美国新诗的发展。金斯堡所属的旧金山复兴派,也是在投射诗的影响下来进行创作的。


鱼狗


没有改变的/是改变的愿望

他醒来,在床上,穿好衣服。他
只记得一件事,鸟们,怎么样了
当他进来,绕着屋子走来走去
把它们捉回笼子里,先是那只绿的,
她的腿坏了,然后是蓝色的,
他们希望是雄的那只

否则?是的,佛纳德,曾口齿不清地谈到过
阿尔伯特和吴哥
他离开晚会没有一句话。
我不知道,
他如何起床,穿上外套。
当我看见他,他
已在门边,可那没关系,
他已在沿夜晚的围墙滑行,消失在
废墟的裂缝中。那一定是他
在说,“鱼狗!
如今谁还
关心
它们的羽毛?”

他最后说的是,“池塘里都是烂泥。”突然每个人,
都停止了交谈,在他周围坐成一圈,注视着
他们从未这样倾听过,或在意过,他们
纳闷,互相对视,傻笑,但仍是听着,
他重复了又重复,无法摆脱他的思想
“池塘 鱼狗的羽毛值钱 为什么
停止出口了?”

然后他离开

2

我想着石头上的E字,和毛说的话,
曙光”
可是鱼狗
就在我们”
可是鱼狗向西飞去
前面!
他的胸膛因落日的余温
而染上色彩!

羽毛,无力的脚
(三、四两趾连在一起)
鸟喙,有锯齿,偶尔发音,彩色的
翅膀,尾巴,又短又圆
不显眼。

可这些并不是理由。不是鸟。
传奇就是
传奇。死了,挂在门里,鱼狗
将不需要风的帮助,
或者避开霹雳。也不,同新年一道
在平静水流边,用七天筑巢。
那是真的,它不在一年的开始
筑巢,也不在水上。

它在岸上一条隧道尽头掘洞筑巢。在那里,
生下六或八只半透明的白蛋,在由鸟群丢弃的
圆球形小骨头上,而不是在裸土上。

在这些垃圾上
(当它们累积起来形成杯状时)小鸟诞生了。
当它们长大,这
粪和烂鱼的巢将变得
滴滴答答的,发出臭味
毛总结道:
我们必须
起来
行动!

3

当注意力改变/树丛
甚至
跃进开裂的石头
它们被撕碎
或者,
进入
我们天生就更熟悉的另一个征服者
它与我们如此相似

可那个E字
如此粗暴地刻入那最老的石头
不同凡响,
被不同地听见

仿佛,在另一个时代,是有用的宝贝:

(很久以后,一只灵敏的耳朵想念
一件猩红的外衣)
“绿羽毛的脚,金色的嘴
和眼睛

“同样的动物
类似于蜗牛

“一只金色的大轮子,
刻着不知名的四足形象,
和叶簇一起移动,重
3800盎司

“最后,两只纤维和羽毛的鸟,金色的
翅,金色的
脚,栖在两枝金色的
芦苇上,芦苇竖在两个刺绣的土墩上,
一枝黄,一枝
白。
“而从每一枝芦苇上垂下
七个羽毛流苏。

在这个例子中,牧师们
(穿着黑棉袍,肮脏蓬乱
带血的头发缠结着,狂野地披在
肩上)
在人群中冲撞,恳求人们
保护他们的神

现在到处都是战争
和平迟迟到来,
还有甜蜜的手足之情,
耕地的使用。

4
不是死一次而是许多次,
不是累积而是变化,反哺证明,
反哺就是
规律

人不能两次步入同一条河流
当火熄灭空气死去
无人幸存,无人,

在一个出现物周围,一个普遍的模型,我们长大了
许多。不然,
假如我们保持不变,
我们能否从以前得不到乐趣的
东西中得到乐趣?热爱
相反的事物?赞美/或者挑剔?
使用别的词语,感受其它的热情,
没有同样的,
人物,面容,布置,织物?

没有变化地进入不同的状态
是不可能的

我们能够确定。因子在
动物/或者机器中因子是
通讯/或者控制,两者都包含了
同一个信息。而那是什么信息?那是
分布在时间中可测量的
一系列连续不连续的事件

是空气的诞生,是
从开始
到结束,


诞生与另一个臭巢的
开始之间

是变化,表达的
无非就是它自己

而它的眷恋过于强烈,
当它浓缩,挤压到一起
失去它

你就是这个东西



他们把自己的死者以坐姿埋葬
狡猾的人 一截竹子 剃刀 阳光

她把水洒在孩子头上,哭着
“西奥--空塔!西奥--空塔!”
她面向西方

那里,地上的骨头,每个人一堆
和他们心爱的东西在一起,总是生有
蒙古人的虱子

光在东方。是的,我们必须起来,行动。
在西边,尽管黑暗(覆盖一切的
白色),但如果你能看见,你能忍受得足够长久

只要他需要,我的向导
就能凝视开得最久的玫瑰的黄色

所以你必须,深入那片白色,深入那张脸,
坦白地,注视

并考虑土地的干燥
一个适当的种族长期缺席

(两个最先到来的,西班牙征服者,
一个痊愈了,另一个
把东方的神像扯倒,推翻了
庙墙,请求原谅
说那些围墙早已被人血染黑)


听,干燥的血在那里说话
古老的欲望在那里走动

世上能找到的
最好的美味

藏在哪里,看
那眼睛如何转动
在肉体中/白垩中

然而在这些花瓣下
在空虚中
提防那光,注视
那花朵
当它出现
以什么样的暴力带来善行
以什么样的代价和姿势带来正义
国家的权力中包含了多少错误
什么在偷偷接近
这片寂静

多么可怕,夜晚的休息和能腐烂的邻居
什么在肮脏就是法律的地方繁殖
什么在下面




我不是希腊人,当然,也不是罗马人。
没有那种优越感:
他可以自由去冒险,
尤其是为美而冒险。

但我有自己的家族,如果没有其它原因
(象他说的,下一个家族)我会承认自己,并且
给我自己自由,我会成为一个恶棍
如果我还不是。哪一个最真实。

它以这种方式成功,尽管没有优势。
我提供,一种解释,一个引语:
如果我关心什么事
那就是土地和石头

尽管有出入(一片海洋 勇气 年龄)
这也是真的:如果我有任何味觉
那只是因为我对
阳光下被谋杀的一切发生了兴趣

我用你的问题来问你:

你会打开蜂蜜吗/蛆在哪儿?

我在石头中间狩猎


我,葛罗斯特的马克西玛斯对你说!


离海岸,在群岛中,
那深深埋在血、珠宝和奇迹
中的群岛,
我,马克西玛斯,
一块初出沸水的熟铁,告诉你
什么是长矛,谁听从
“今日之舞”中人形的指挥。

1

那你所追求的东西,
可能在鸟巢的四壁中
(第二次,时间杀死的,那鸟!那鸟!
那里!(强大的)冲刺,那船桅!飞——
(鸟的起飞
啊,古希腊饮碗上的
啊,巴杜的安东尼
低飞,啊祝福

那些屋顶,古老的,那些温雅的尖顶,
在它们的屋尖上海岛静坐,从那儿起飞

还有那些晒鱼架,
我的家乡的鱼架!

爱是形式,而不能没有
重要的实质(重量
譬如,每人五十八克拉
在我们金匠的天秤上
一丝丝的增加,
(矿物的,鬈曲的发丝,和你的
紧张的嘴喙衔来的线头

这些最终积成总重量
(啊,护航的圣母
在她的臂弯里睡着的
不是圣婴,却是一只精雕细刻
画着脸像的小木舟!
——纤细的桅杆,象前桅那样
伸向前方

3

那根部,虽然分叉,不稳定,
如人的下体,如金钱,却是事实!
事实,我们必须面对,象对海一样。
他冷冷地说,这些我们要用耳朵的
听觉来对待!

用耳朵,他说。
但是,我的人民啊,当一切都变成弹子球台
甚至静寂也是喷涂上的装饰
甚至我们的鸟,我们的屋顶
都无法听到,你能去哪里
寻找?哪里?如何能听见那
重要的、坚持的、不衰的东西?

当甚至你,甚至声音本身都是外加的?

当山颠上,水面上,
那里她曾歌唱;
当水闪着金光
一块块黑色的、金色的
潮水向外退,黄昏时

当钟声传来,象小船
飘过油光的海面,马利筋草的
糠皮

而一个人影跌坐斜倚
粉红色的船板
冥然入静

啊,海之域)

4

人们只喜爱形式
而只有当事物诞生时
形式才存在
诞生自你自己
自干草和棉秆,
街头邂逅,码头和
你,我的鸟,衔来的野草

一根鱼刺
一根稻草
一种色调
一种你自己的钟声
破碎的

5

爱是不容易的
但你如何能知道,
新英格兰,现在
腐朽在这里发生了,
老式电车,啊俄勒冈,
如何在午后叮当而过,冒犯了
一个黑色——金色的小腹

啊,捕剑鱼的人,
你将如何击中
那蓝红色的鱼背,
当昨夜你的目标
是颓唐的音乐、病态的
而不是那种纸牌游戏?

啊,葛罗斯特人
织吧
将你的鸟、手指更新
你的屋顶和晒着
整洁的干鱼的鱼架
在美国的辫子上
晒着,和你一类的人一起,
这种能剥离的表面
好象羊人神和口语,
沙孚故乡瓷瓶上的
半人半兽神

啊,杀,杀,杀,杀
杀死那些用广告
出卖你们的人们

6

收、收、那前桅杆,鸟,鸟嘴
收起,那曲线收起,还有那形式
你们所创造的形式,那能容纳事物的
那是事物的法规,一步步的守则,
还有你的实质,你的必然性
音乐、病态的音乐,
那力量所能抛出的,现在能开始竖立的
那桅杆,那桅杆,那柔韧的
桅杆!

那鸟巢,我说,我,马克西玛斯
对你说,
用手遮着,从我站着的地点,
越过海面,从我听得见的地方
还听得见的地方,我看见它,

从那里我带给你一根羽毛,尖的
好象我下午拾得的,
送给你一颗珠宝
它比一个翅膀还要光亮
比一个古老的浪漫事物,
比一个记忆,一个地方,
比你带来的东西之外的一切
都更亮

比那东西本身更亮。
叫它一个鸟巢,围着头的鸟巢,
叫它第二,
比你能做到的差一些。

(郑敏 译)

 

Tags: 责任编辑:花坟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罗伯特·邓肯诗选 下一篇A·R·阿门斯(A.R.Ammons)诗选

图片新闻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