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翟永明和贾樟柯:诗意于现实而言的意义
2013-08-22 10:52:10 | 进入论坛 | 来源: | 作者: 【 】 浏览:9389次 评论:0
苏童同意“作家应该经营自己的作品”。麦家也说到,作家自己最喜欢的作品,并不一定能获得大众的青睐。
麦家(左)同意“作家应该经营自己的作品”。麦家也说到,作家自己最喜欢的作品,并不一定能获得大众的青睐。

  南都讯 记者颜亮 8月17日,第二届南方国际文学周在佛山开幕。本届南方国际文学周,除颁发了首届“非虚构写作大奖”外,还以“跨界对话”为主题,在广州、佛山两地邀请了不同领域的专家学者对话交流。南都记者特别遴选了其中两场对话:诗人翟永明与导演贾樟柯[微博];作家苏童和麦家。

  翟永明V S贾樟柯:诗意于现实而言的意义

  诗人翟永明和导演贾樟柯的对谈,安排在8月17日下午,他们曾经在贾樟柯电影《二十四城记》中有过合作。

  开场,贾樟柯谈到他与诗人的交往。“从中学开始,我就是个诗迷,但真正有些诗人朋友要到1990年代,当时经常会参加诗人聚会,读诗、见到诗人。这种交流除了诗歌之外,还有哲学。”贾樟柯说,诗歌、哲学,都是这个时代很稀有的话题,现在除了诗人,几乎没有人再谈哲学了,都是些柴米油盐的问题。

  2000年,贾樟柯邀请诗人西川参演了电影《站台》,这是他与诗人的第一次合作。到2007年,他筹拍电影《二十四城记》时,因为故事发生在成都,他找来成都诗人翟永明做编剧。

  “整个影片的剪辑过程,都让我觉得特别需要诗歌,这是一种非常直接的诉求,因为这部电影除了人物讲述外,也拍了很多人物肖像,诗歌特别能把这种浅滩上的意境呈现出来。到最后,翟姐帮这部片子也选了几首诗,这几首诗也提升了整个主题和美感。”贾樟柯说。

  翟永明也简短回忆了与贾樟柯的合作,之后她谈到自己对“诗意”的理解。“现在很多人对诗意的理解还停留在古代,觉得进入工业化就完全没有诗意了,觉得当代诗人写的诗歌就没有诗意了,这是非常狭隘的。”翟永明说,每个时代都应该有自己时代的诗意,如果是比较敏锐的诗人,他应该在他所深处的时代、在他身边能找到诗意。

  贾樟柯接过话茬,“电影中的诗意其实更多是一种精神性的,是心有灵犀的东西,是观众被感染的时刻,它是由语言、音乐和画面一起作用实现的,这个诗意是同日常生活有关系的。”他谈到最近读到的韩东写的诗,“内容很简单,就是讲一个人在不停地敲一个汽油桶,但我觉得非常有诗意,因为他让我们有一种对自己生存的突然醒悟,对我们熟视无睹的事物一种崭新的视觉,他让我们看到了自己生活的盲点,这就是所谓的诗意。”

  对于本届文学周提出的“非虚构”话题,贾樟柯认为,非虚构与虚构之间的差别可能并没有那么深,“如果你关注自己所处的时代,能从这个时代发生的很多事情中(找到)一种强烈的表达欲望,在这个真实的背景下,无论是用虚构还是非虚构,只要是真正忠实于这个时代,你所拍摄的人、命运一定能跟这个时代的真实发生对应。”

  在诗歌中,翟永明认为同样存在类似的情形,她提到郑小琼的《女工记》。“在这本书中,郑小琼写了100多个女工的故事,其中很多都是真实的故事,但她却用一种非常虚构的形式写了出来。”翟永明说,现在很多人觉得诗歌应该尽量离现实远一些,她觉得完全没有必要,“诗歌不应该有界限,不管是我们每天发生的事情也好,还是一条新闻,只要我们能用诗歌的语言来表达它,那它都是成立的。”

  在对谈最后,聊到读书问题。贾樟柯谈到,在当前的中国,读书已经完全妖魔化,所有人都觉得读书是个苦差事。“但是,爱读书的人都知道,读书是多么愉快的一件事,这是看电视、上网完全无法取代的。”他认为,应该有更多获得过读书快乐的人站出来,把读书的愉快告诉别人,尤其是年轻人,让他们能感受到阅读的快乐,“就像艺术电影一样,很多人觉得不赚钱,但实际我拍艺术电影是很赚钱,我必须把这些告诉年轻人,不然很多人可能就真不敢来拍这些了。”

  苏童vs麦家:作家该如何经营作品

  苏童与麦家的对谈安排在8月18日上午,他们对谈的主题是“经营作品”。两位作家从各自小说被改变成电影的经历聊开,谈文学作品文本创作完成后宣传、改编成电影的过程及当中的问题。

  “我觉得经营自己的写作,对作家来说,应该是需要的。”讲座伊始,麦家就举例前一天晚上与读者聊天到很晚,为让自己平静下来,吃安眠药睡觉一事,说明连睡觉这样简单的事都要经营,写作如此复杂的事情肯定也需要经营。面对主持人的提问,苏童显得有点不太确定,“写作的时候我们确实是不考虑读者的,但是写作行为发生后,必须要面对读者。”在他看来,作家在写一部作品的时候,内心是有一个潜在的读者的,一旦形成作品被传播之后,作品与这部分读者相连接,这就形成了这部作品的市场。这也相当于默认了作家会对自己的作品有一个潜在的经营意识。

  达成“作家需要经营自身作品”这样的共识以后,麦家直言不讳地评价苏童最不会经营自己的作品。这样说是因为其《妻妾成群》在改编成电影过程中被改名《大红灯笼高高挂》,“这是连最基本的权利都放弃了。”

  而面对通过与文学与影视交往进行作品经营这样的形式,同样有《暗算》、《风声》等被改编成电影作品的麦家则表态,想要写好小说,要及时阻止跟影视界的关系。“文学与影视在语言体系上是两种语言方式,影视追求较表面的东西,会改变作家的心态。”苏童的作品经营对电影的依赖性则明显较强,在他看来,电影能为小说带来大量潜在读者群,“在销量上,《妻妾成群》还是我所有书中带来版税最理想的。”他说。

  麦家很同意并不是每本书都需要被经营,这一点他也感触颇深,《解密》是他很喜欢的作品,但却是他所有作品中最默默无闻的,《暗算》是从《解密》一书的废料中剪下来的,却销量甚火。“一本书有它自己的命运,就像人一样有自己的命,是无法改变的。”

  而谈到本次国际文学周重要的一个议题——— 非虚构写作的时候,麦家表示,有些写作就像打战役,生死轮回地写一篇文章,有些写作就是像谈恋爱,看看电影写一部作品。“非虚构就是这样的,有些作品书商不感兴趣,但是等我们死了可能有点意思,他可能会去研究我,曾经一些小说跟现实的关系可以对比出来。”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诗歌的“草根性”特性 下一篇叙利亚诗人对话莫言:诗是个人体..

图片新闻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