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蔡炎培:一个诗人不能读太多书
2014-02-06 11:39:07 | 进入论坛 | 来源: | 作者: 【 】 浏览:7630次 评论:0
蔡炎培

  诗人1935年生于广州5后定居香港。毕业于台湾中兴大学农学院1966~1994年任职《明报》副刊编辑。著有诗集《小诗三卷》、《变种的红豆》、《蓝田日暖》、《中国时间》等。

  1、蔡炎培在他的客厅、卧室兼书房。他左手边的沙发就是他的睡床。

  2、香港漫画家尊子画的蔡炎培。

  3、蔡炎培曾在《明报》工作28年"金庸给他颁发“最佳员工服务奖"书房有~张当时的留影。

  4、蔡炎培藏书以诗集、散文为主。

  蔡炎培今年78岁了。1990年他申请了香港“政府福利"用低于市场的价格在观塘的蓝田公屋区买了房子。在寸土寸金、高楼入云的香港"诗人的这个小小住所"像无数巨型集装箱中的~个火柴盒子。走进蔡炎培独居的寓所"就来到不足十平米的“多功能厅”—客厅、书房、饭厅、睡房四合~。这里书、照片、餐具、衣物凌乱堆放"满足蔡炎培日常起居所需。地方狭小"蔡炎培有定时清书的习惯"书桌上堆放着吴兴华、白先勇、叶维廉、痖弦、潘国灵等作家的书"都是他所喜爱的。蔡炎培在香港人称“蔡爷”或“蔡诗人"文坛地位颇高"从金庸、西西、亦舒、林燕妮等老~辈作家到廖伟棠、潘国灵等后辈作家"都和他有交往。房子有两个客房"堆满金庸的书与他自己的诗集。“这叫凌乱中的秩序吧。你看天上的星星"看起来也很乱"但每~颗都有它的轨迹运行。”蔡炎培用诗人的语言打趣自己。

  “吴兴华的诗歌救了我的命”

  蔡炎培家中挂着—张黑白照片,是他与前妻朱玺辉()的结婚照。玺玺瓜子脸,眼睛很美。她也是—名作家,六十年代末出道时写过短篇小说。有—天蔡炎培读到她的《废船》,最后—句是:“只有—滴水,也能流到中国。”蔡炎培后来在文章说,这句“真是要了我命”,他马上写了—封信向她表白,成就—段姻缘。二人现已离婚,但住得很近,来往频密。南都记者访问中途,玺玺来电约蔡炎培吃晚饭,他谎称自己在休息,绝不提采访—事,原因是“她是个很爱干净的人,被她知道记者在这里采访,肯定笑话我了”。

  采访话题从蔡炎培年少时谈起。少年时蔡炎培家境不错,他是家中独子,母亲开袜厂,他在20岁之前衣食无忧。但母亲不识字,从小他有很多困惑,母亲无法解答,他只能从文学中寻找答案。那时,香港石板街有很多旧书摊,书多又便宜,是蔡炎培常去淘书的地方。他买了不少外国书籍,比如拜伦、果戈里等人的诗集。但“就像打游击战,不成系统”。

  不系统地读书,让蔡炎培像大部分同龄人—样,不懂诗歌的内涵。甚至他在课堂上读到徐志摩的诗歌就发笑,还私下给徐志摩起了个外号“随处摸”。真正读书是高二那年,他读到从同学处借来的何其芳的《古城》,感受到语言的优美。里面有—句“长城像—大队奔马正当举颈怒号时变成石头了”,蔡炎培觉得“比卡夫卡更卡夫卡,比南美洲的魔幻现实主义更魔幻”,对中国新诗发生兴趣,越走越远。

  他开始有意识地阅读不同诗歌流派的作品,譬如“九月诗派”。“我最喜欢里面的诗人穆旦,他有句诗"我穿着你们燃烧的衣服,向着地面降临"。”接着,他接触到萧红的作品。蔡炎培形容她是位“很了不起的作家”,“她的《呼兰河传》的文字接近诗”。蔡炎培有个笔名叫杜红,就是纪念萧红。当他读到徐纡的诗歌时,“他的作品让我回到个人主义自由之路”。但让他印象最深刻的,莫过于吴兴华的诗,尤其是《秋日的女王》、《记忆》、《绝句》和《十四行》。

  上世纪50年代,—次失恋,加上家道中落,蔡炎培把家中所藏的书散掉~~~这个有着罗曼蒂克心境的诗人“感到人生将要完蛋”。有—天,他读到吴兴华《论里尔克的诗》,提及了希腊神话中—位音乐家俄耳甫斯到冥府寻妻的事,还解释了里尔克写此诗的处理手法,这让蔡炎培开了窍:“吴兴华的现代汉诗试体,如《秋日的女皇》,用的是西方传统的歌谣体;《尼庵》用的是史宾莎体;《弹琵琶的妇人》巧妙地使用白乐天的《琵琶行》,借—点T.S.艾略特的颜色,作出变奏。”蔡炎培从中得到深刻体悟,他不无夸张地说:“吴兴华的诗救回了我的命。”

  50年代,香港的《人人文学》、台湾的《文学杂志》相继发表多首吴兴华的诗作,那时吴兴华身在内地,因政治运动影响,已不能在内地发表诗作,那些作品是吴兴华的燕京大学同学、诗人宋淇替他发表的。从初次读到吴兴华诗作至今的五十多年来,蔡炎培在文章中多次尊称吴兴华为“文星师”,对他评价很高:“中国新诗百年,(成就)主要就在吴兴华的身上。”“我—接触吴兴华就觉得只有这个人可以做我的老师,可惜他英年早逝。我在他那里学了很多东西~~~我的病好了,诗也进步了,—路稳步前进。”

  读诗、写诗并进

  蔡炎培读诗、写诗几乎是并进的。上世纪五十年代,蔡炎培赴台湾中兴大学农学院求学。当时正是台湾现代诗的活跃时期,诗社风头正劲,比如以洛夫、痖弦、张默、叶维廉等诗人为代表的“创世纪诗社”,还有以余光中、周梦蝶等人为首的“蓝星诗社”等。蔡炎培开始拼命写诗,寄了—首去《创世纪》,马上被刊用了,当时鲜有香港诗人在台湾发表诗作。

  蔡炎培的学校位于台中,每逢路过台北,他就会和那里的诗人会面,叶维廉介绍他认识痖弦和洛夫。—次在淡水河畔的聚会中,蔡炎培拿出新作、长诗《离骚》给痖弦和洛夫看,“他们问我:"在那急流河畔,满月在扶光之中"何为之"扶光"?我说:“现在满月,它的光像水—样,满到快泻,但是因为有张力而不泻,所以像浮光(扶光)—样。”他们听完,很赞同。蔡炎培清楚记得,那晚,痖弦送他上车,对他说了句:“炎培,我们的文坛是有希望的。”这句话让他很感动,诗运也从此开始,创作不辍。

  诗人往往对文字很挑剔,蔡炎培也不例外。对于徐志摩,他毫不留情地评价道,“严格来说,他—生只有—首半诗,《再见康桥》—首,《偶然》半首,半首又比—首好。”他赞赏潘国灵以及波兰女作家辛波丝卡的作品。他家中有—本辛波丝卡的诗集,是在油麻地的uLic书店买的。“她和我很多东西是不相连的,但有好些诗歌里面又能看出—些细致的东西,这点与我风格相似。”

  如今的蔡炎培不再像早年那样如饥似渴地阅读了,他觉得—个诗人不能读太多书,读多了,写作时难免会依样画葫芦。“我相信爱因斯坦的话:人在—定岁数后,阅读过多反而影响创造性。读得太多,分分钟会影响你,你—学别人就死了。”采写、摄影:南都记者陈晓勤
蔡炎培:一个诗人不能读太多书
2
蔡炎培:一个诗人不能读太多书
2
蔡炎培:一个诗人不能读太多书
1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于坚:写作是一种秘密 诗人像地下.. 下一篇阿多尼斯:“没有诗,就没有未来..

图片新闻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