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诗人卢卫平专访:诗歌的魅力让我不断创作
2011-01-28 11:47:56 | 进入论坛 | 来源: | 作者: 【 】 浏览:1495次 评论:0

卢卫平的诗歌长于通过尘世生活的庸常化和人物的卑微化的状写来表现悲悯、良知、平等、尊严的意义,通过对底层的关注来彰显人性的份量,表现的是民生内容,思考的是生存的权利和价值。善于通过对细节的捕捉放大,发现生活中被遮蔽的意义,从而感动心灵。用林莽先生的话来说,就是“诗性化的认知和睿智的发现,使那些我们熟知的事物闪光。作品反映的虽是琐碎的生活,却体现了现实与审美的诗学价值与意义”。

在卢卫平的诗歌中,诗人的存在姿态有两种:一是倾诉,二是倾听。俗世生活中的卢卫平是诙谐洒脱,是擅长倾诉的,而在诗歌中,诗人的倾诉才能全部体现在写给母亲的那一类诗中了。在别的诗中,诗人是寡言的,是慎独的,是寂寞又顽固地用自己的心灵去烛照世界的。在这些诗中,诗人更多的是去倾听、去审视、去触摸。诗人倾听来自社会的声音和来自自我心灵的声音,这是种“向下”的姿态和“向内”的姿态。为了更好地帮助倾听,诗人必须俯下身去触摸,去感受来自生命根部的力量和意义。诗人更重要的是要睁开慧眼,在心灵点灯,去发现黑暗中的光明,寒冷中的温暖,灰色中的希望和琐屑中的大美和至德。

200885151647940.jpg

珠海市著名诗人卢卫平

 

记者黄渝晴:卢老师,您是如何跟诗歌结缘呢?

诗人卢卫平:我是从八十年代初期开始写诗。那是一个理想主义、英雄主义、浪漫主义的时代。在那个时代,我们还是十八九岁的年青人,我们追求的理想就是读书与写作。那时,十个年青人,就有九个人是写诗的,另一个是读诗的。当时的大学中文系,几乎所有的学生都在写诗、读诗、热爱诗歌。而我班上42个人几乎都在写诗,在这个氛围下,我也开始开始读诗,写诗。二十几年过去了,我还是无限怀念那个时代。

记者黄渝晴:卢老师,诗歌是高度集中地概括反映社会生活的一种文学体裁,您是如何理解诗歌这一词呢?

诗人卢卫平:随着自己二十多年来不断地学习和创作,我对诗歌的理解在逐步加深。你说诗歌是高度集中地概括反映社会生活的一种文学体裁,这只是大家习以为常的一个诗歌传统。从《诗经》开始到楚辞、汉赋、唐诗宋词,这是一个很伟大的传统,它让诗歌承载了很多社会教化和道德功利的功能。比如:“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当时有很多诗人通过诗歌表现自己的理想和追求。诗歌的本质就是语言,词语。这是诗歌最重要的传统。我们汉语之所以伟大、让人着迷,那是因为从《诗经》开始到楚辞、汉赋、唐诗宋词,有这样一些文学样式来保留汉语语言本身的魅力。一个小孩他可以不知道“床前明月光”是什么意思,但是父母教他,他很容易就能背下来,并且一生不会忘记,这就是诗歌、词语的魅力。我之所以一直创作诗歌,是被我们的母语的魅力吸引了。我是通过词语来观照我的内心世界,来建立我的精神家园。

记者黄渝晴:您创作诗歌的灵感都来自哪呢?您觉得创作诗歌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诗人卢卫平:我觉得这是对诗歌理解的问题,传统的诗歌教育告诉我们诗歌是表达感情,是抒情。但是,我认为诗歌最根本的是来源于人生的经验,它不仅仅是一种情感,而更重要的是一种经验。这种经验包括个人的经历、与生活的关系、对平常事物独到的见解。我创作诗歌的灵感来源于我经验的积累。

以前我上大学的时候,老师经常引用罗丹的话:“生活中并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当时,我觉得罗丹的话是绝对的真理,现在我有另外的看法。其实生活当中有很多事情不是你有没有发现,而是你看不看得见的问题。就像一把好的小提琴,你不去动它,所有最美妙的音乐都在里面。只要有动它,就算你是全世界最好的演奏家,都不可能把小提琴本身所含最美的音乐全部弹奏出来。

我一旦看见平常事物背后别人没看见的东西,我就很兴奋。伟大的哲学家维特根斯坦说过一句话,看见眼前的事物是多么难。意思就是说越是平常的事物,越要看见它就越难。我认为创作诗歌最大的困难:一是提升一首诗的复杂度和内在张力。二是写作者的精神资源究竟有多丰富,是否能上升到哲学这样的高度。几乎所有的诗歌大师,他们的精神资源主要的是靠哲学支撑,要么就是宗教。完成了这两点,我认为写出来的诗歌一定经得起细读。写一首能经得起细读的诗很难。

记者黄渝晴:从您创作的诗歌来看,您一直都关注着城里的民工、乞丐以及一切“穷人”的生存状态。

诗人卢卫平:这是我曾经的一个视角。十多年前,我是比较关注城里的民工、乞丐以及一切“穷人”的生存状态,很多人就拿这个写文章,给我下定义。诗人创作诗歌与他自己的身份本身是没有直接关系的,跟他写什么也没有直接的关系,关键是看他怎么写。无论写什么,都有可能写出好诗。我不是为写底层而写底层,也不是刻意去写他们的苦难。我是通过底层的生存状况来反映人类所面临的共同困扰,就是无数人因为物质而迷失了方向。我个人认为,坚硬的物质给我们的更多的是精神的脆弱。

记者黄渝晴:您的大部分作品都围绕着“存在”“哀悼母亲”“回忆乡村生活”这三个主题,为什么选择这几个主题?

诗人卢卫平:我之所以写这几个主题是因为这是我最熟悉的经验,这种经验我会有更多的体会,更深切的感受。写“乡村”是因为童年是在乡下度过的,乡村经验对我来说是刻骨铭心的。似乎所有的作家与诗人最重要的写作经验就是乡村和童年。写“母亲”我写的比较多,那是因为母亲给了我一生的苦难和幸福。现在我写的主题与以前相比已经有很大的变化了。

 
 
Tags: 责任编辑:花坟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台湾著名诗人郑愁予:无尽诗歌无.. 下一篇杨黎:万般皆下品唯有诗高(图)

图片新闻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论坛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