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谢维里亚宁诗选
2010-12-24 20:56:58 | 进入论坛 | 来源: | 作者: 【 】 浏览:1865次 评论:0

伊戈尔·谢维里亚宁诗选


伊戈尔·瓦西里耶维奇·谢维里亚宁(1887——1941),谢维里亚宁是其笔名,意为“北方人”,原姓洛塔列夫。他是俄罗斯白银时代(19世纪末——20世纪初)著名诗人.,俄十月革命前曾积极参与诗运动,1905年开始发表作品,他本人崇尚未来主义。在1918年莫斯科市综合博物馆由诗人.勃留索夫主持的“诗之夜”朗诵会上,他曾被大家推举为“诗王”(而我们熟知的诗人.马雅可夫斯基名列第二),颇为轰动一时,且名声大震。诗人.由于家庭原因于当年移居爱沙尼亚,并在此结婚生子。在20年代——30年代初曾随妻子克鲁特在全欧洲进行音乐巡回演出。之后诗人.的生活陷入困境,贫病交加,倍尝人世的坚辛,诗风也有了巨大的转变,多为思念故乡之作。1941年由于法西斯德国入侵苏联,使他又一次失去了回国的机会,当年的12月20日死于塔林。出版诗集有《思想的闪光》(1908年),《高脚杯中泛起泡沫》(1913年),《香槟酒中的菠萝》(1915年)。

尾声生活的霞光 十四行诗 春日序曲二月生活的渴望爱情在荒岛上悲哀的尝试有些日子短歌古典爱情茶色玫瑰 一切依旧…… 哀歌 十四行诗 和福方诺夫 致少女的心灵 五位诗人. 我之“EGO” 之诗 渲染 “你不再回到我身旁……” 新文化的摇篮 古典玫瑰 一无所有…… 情人 对立面的和谐


尾声


我是天才伊戈尔·谢维里亚宁,
我为自己的胜利而高兴:
我是所有都市里的明星!
我得到所有人衷心的承认!

从巴亚泽特到波特·阿尔图尔
我执拗地划了一条直线。
我令文学匍伏在自己的脚下!
我轰轰隆隆登上了宝座!

一年前,我就说过:"我会成功!"
一年一晃而过,喏,你瞧,我成功了!
我发现了隐藏在朋友中的犹大,
我没谴责他,而是对他实施了报复。

"就我为自己树立的目标而言,我很孤独!"
我先知般地如此宣布。
有眼力的人都来找我,
他们不能给我力量,却能使我欢乐。

我们已经有了四个,可我
所固有的力量却在增长。
它不祈求支援
也不因人数的增加而增长。

我力量的统一性在增强,
它高傲而又坚强,――
于是,汗国在自杀的诱惑下
跌落进我的帐房……

张冰 译


生活的霞光


我想象生活的霞光是一片光明,
是普世幸福,永远像白天一样明净。
我的眼睛如火一般燃烧,
我是那么勇敢、欢乐而又热情。

世界是那么美好、奇妙。
我以为可以像游戏一般过完一生……
生活的霞光使我如此天真,
生活的霞光使我如同孩童!

生活的晚霞是消逝的激情,
熄灭的,是力量和热情,
我是那么惋惜、那么心疼,我不知道――
这是否是幻想的破灭,可最后时刻已经临近。

临终时刻,它嘲讽地、无畏地挺进,
我充满忧愁骨瘦形消……
生命的晚霞――生活中的一切照样光明!
生命的晚霞――是所有人的晚晴!

1907年

张冰 译



十四行诗


爱情不会重返,而我似乎在惋惜
过去的欢乐和往日的爱情;
你那疲惫的眼神已不再对我闪亮
再也照不亮神秘的征程……

爱情不会重返,悲哀凝聚心中,
像周围的积雪半已消融、下沉。
――你无法为爱情召魂,它红颜薄命:
爱情不会重返――这是二月的喧哗声。

无水的海洋里有无数个星
无数的星群闪烁着清冷,
它们的冷光何等逼人!

这冷光中没有温存、没有同情……
于是我明白,在我的生命中,幸福已然不再。
爱情不会复生!……

加特奇纳1908年

张冰 译



春日
――给亲爱的卡·米·福法诺夫


春日火热如金,――
全城阳光明净!
我又是我了:我重新变得年轻!
我再次充满欢乐和爱情。

心灵在歌唱,它渴望奔向田塍,
我对所有人都以'你'相称……
多么广袤!多么自由!
多么好的歌儿!多么美的花朵!

最好乘上四轮马车任意颠簸!
最好到嫩绿的草地上去漫步!
看一看农妇那红润的脸庞,
把敌人当朋友来拥抱!

喧哗吧,你春天的阔叶林!
生长吧青草!开花吧,丁香!
我们当中没有罪人:所有人都是对的
这样美好的日子如何能不这样!

1911年4月

张冰 译


序曲


香槟酒中的菠萝,香槟酒中的菠萝!
味道鲜美,气息浓烈,泛着泡沫!
我时而是挪威人,时而是西班牙人!
我的灵感迸发!我要挥毫泼墨!

飞机马达轰鸣!汽车迅疾如风!
特快列车在驰骋,冰橇飞速滑过!
有人在这接吻,有人在那殒命!
香槟酒中的菠萝——这是夜晚的脉搏。

在神经质的小姐中间,在尖刻的贵妇中间
我把生命的悲剧转化成梦想的喜剧,
香槟酒中的菠萝,香槟酒中的菠萝!
从纽约到火星,从莫斯科到长崎!

1915.1

晴朗李寒 译


二月


二月依偎着四月举止轻浮,
如同宠臣依附着国王。
四月,笑得心满意足,
还令四月神经发痒。

在淡蓝色的夜晚
浅黄色的二月陷入梦幻,
反复念诵着春天神圣的名字,
夜莺,飞向遥远……

孔雀石散发着轻烟
(在温暖的二月是海洋吗?),
掩盖了堤岸的白柳,
爬行并消融于暗淡的烟尘中。

雪变得苍白,灰暗,
闪烁着钻石样的光芒。
而在它的上面松树也遍染白霜
自信地四处张望。

雪花落下,——永生的松树
抖掉灰色的鬈发。
我听见在二月之晨的震颤:
呵,这震颤的便是春天。

1918年.

晴朗李寒 译


生活的渴望


生活——是名副其实的生活!
给我生活吧,——我恳求企盼!
生活的激流!语言的生活!
生活,我对你无限热恋!
我正呼吸困难……再多些生活吧!
生活,如海洋里的水滴那样多。
生活无边无际!在世界上有多少
痛苦和罪恶,生活就有那么多!……

晴朗李寒 译


爱情


爱情——是幻化的梦境…
爱情——是琴弦的秘密…
爱情——是幻境中的天空…
爱情——是月亮的童话…
爱情——是感性王国的灵魂…
爱情——是形体之外的处女…
爱情——是铃兰的乐声…
爱情——是龙卷风!是大暴雨!…
爱情——是赤裸的贞洁…
爱情——是迷梦的彩虹…
爱情——是愉快的泪滴…
爱情——是没有词汇的歌曲!…

晴朗李寒 译


在荒岛上


无论是在妻子、情人,还是在姐妹那里:
没有忠实,没有情感,没有友谊。
我不想和她漂落到荒岛上:
那样荒凉会让我很快死去。

当我们相爱,偏远也可以成为
幸福的天堂,但是如何让我爱这样的?
怎样和她永远相守,她冷眼观望
与她在一起无善亦无恶。

那夜晚的黑影会令我恐惧。
粉红的日出也不会让我欣喜。
出卖。失望。背叛。忧郁。
既然没有男人,还不如和猴子在一起。

1932年.

晴朗李寒 译


悲哀的尝试


我做了一次尝试。它如此可怜,
陌生的 陌生依然。
该回家啦;河湾平滑如镜,
朝着我的门扉走来了春天。

还有一个春天。也许,
这是最后的春天。那又有什么关系,
她帮助我理解灵魂,
这好于把自己的家园遗弃。

拥有自己的,别再建另外的。
永远满足于惟一。
稀里糊涂地开发陌生的:
别人的依旧属于别人。

1936年.

晴朗李寒 译


有些日子


有些日子:我憎恨
自己的故乡——自己的母亲。
有些日子:她未在近前,
我用所有的事物把她歌唱。

一切,一切在她那里都很矛盾,
她口是心非,表里不一,
甚至处女,——相信在世上有奇迹,
这一切都世俗无比。
如同雪——扁桃仁。扁桃仁的冬天。
还有手风琴——和钟。
日子散发着烟尘。透明的烟尘。
还有乌鸦,——和鹰隼。

拆毁伊维尔钟楼。
咒骂的——是母亲,抚爱的——是母亲……
而你努力,你想要
更加宽广的拥抱!

我——是俄罗斯人,而我知道些什么?
我坠落。我奔向天空。
我连自己都不懂,
而我是百分之百的俄罗斯人。

1930年夜。

晴朗李寒 译


短歌


歌唱俄罗斯,就是渴望去教堂,
就是行走在森林覆盖的山岗,
和田野的地毯上。

歌唱俄罗斯,就是迎接春天,
就是安抚母亲,就是等待新娘。

歌唱俄罗斯,就是忘记忧伤,
就是珍惜爱情,就是永远不会死亡。

晴朗李寒 译


古典爱情


在那个时代 梦幻聚集在
人们的心中 透明而清朗。
曾经多么美好,多么新鲜
我的爱情、荣誉和春天的玫瑰。

夏天逝去,到处淋漓着眼泪
国家无存,也没有了她的国民。
多么美好,如今多么新鲜
那回忆逝去岁月的玫瑰

但是时光向前——暴风雨已经平息
俄罗斯返回家园,找寻尸体。
多么美好,多么新鲜的玫瑰
我的祖国将把它撒进我的棺材里。

晴朗李寒 译


茶色玫瑰


假如要求并非心血来潮
也没有幻想的阻拦,——
那诗人.,请将我化作一株
白玫瑰,茶色玫瑰。

——米拉·洛赫维茨卡娅 

在寂静的昏昏欲睡的池塘上方——
就是那异常之静谧的所在
有一座不大却舒适的房子,
房前长着一株茶色的玫瑰。

茶色玫瑰上栖着蜻蜓的扇子——
仿佛在把碧绿耕种;
花朵四周流淌着醉人的气息
还飘荡着未醒的梦。

池塘前的东西欣赏着倒影里
自己那奇妙的装饰物;
花园在和它打情骂俏,
赏玩那羞答答的玫瑰。

可是,非同寻常的忧郁——
日日夜夜,日夜在涨潮。
玫瑰私语:“我们和您,
我的花园,都是倒霉蛋……”

就在那时,点燃火光
在忘却落日光景之前,
花园里的小人如同沙皇,
生活在无法料想的梦幻里面。

他们哈哈大笑,又吵又闹,
不放过如此贪婪的印象;
花园遭他们践踏蹂躏:
不朽常常是腐烂的祭品!……

玫瑰会怎样,假如有关它的
偶然的消息传到他们那里?……
茶色玫瑰会来不及开放,
急着凋零……

1909年,伊万诺夫卡庄园

万海松译


一切依旧……


“一切依旧……”她说得温柔,——
“一切依旧……”
可我无望地看着她的双眸——
“一切依旧……”

她莞尔一笑,轻轻一吻——
“一切依旧。”
可有些东西总是无法得手——
“一切依旧!……”

1909年7月,伊万诺夫卡庄园


哀歌


您已为人母,孩子正当学龄,
再过一年,丈夫将晋为将军……
可您疲惫的小脸上为何还
挂着淡淡的忧郁,痕迹犹存?

心灵渴求来一次改变:
是追赶还是折返……对别人将衷肠倾诉……
倘若一切依旧,您又感到可怕,
可将来啊,哪儿还有过往的记录……

1911年

万海松译


十四行诗

献给格奥尔基·伊万诺夫 


我还记得您:温柔又朴实。
您崇尚唯美,拿着长柄眼镜,不屑一顾。
我用十四行诗来把您的应和,
仅剩的克拉列特酒 的幻想在诗中流溢……

我随即说一句:“请留宿!”
吩咐点燃更亮的星球,
和简陋却可爱的房间成为好友:
痛苦的美让我心满足……

我在太阳中渐渐熄灭,却在
夜晚复活:我在涅瓦河中徘徊,
一位童贞夫人在那里把梦幻等待。

她是古第聂伯人的后裔,
坚信自己是那个孩子的母亲……
两支笔杆脾气火爆……

1911年,彼得堡

万海松译


和福方诺夫 


无辜的稠李花和苹果花怎样凋落……
我有所感觉;
客厅里怎样窃窃私语,我有所感觉——
至于议论何人何事……我和你一样一无所知。

春日云彩如何在碧空里躲藏,
人们如何用半句话来迷惑听觉……
人们在叹息……谁的身影轻盈……
我有所感觉。

五月怎样消匿,六月怎样无聊,
收割季节怎样满目金黄……我有所感觉。
然而却没有希望和有益的誓言!
别了,爱情!别了,我的梦想!

1911年5月

万海松译


致少女的心灵

献给松卡 


她年轻又腼腆,
送我一枝石竹花。
我爱森林里的草莓,
金刚石般的寒冷也不怕!

她畅谈音乐会,
对京城的东西,侃侃而谈。
可我分明看见,在少女的心田,
小溪流淌在百合和燕麦之间……

我知道,每晚读完书后,
她会突然忧郁,
对松鼠般不安的心灵喊一句:“跳上去吧!”
既任性,又感到压抑……

挂着微笑,合拢了睫毛,
赤杨和清泉出现在梦乡;
在芳香的私人日记上
写下了清晰的篇章。

1913年

万海松译


五位诗人.


伊万诺夫 知识渊博,
风格完美,却非诗人.,
相当程度上这是多余,
因为他从不动心。

对安德烈·别雷 我只能感觉,
对安德烈·别雷我感到恐惧……
我不能带着他的诗作四处漂泊
它们的深邃我尚未进入……

泰然的布宁 是一幅轻柔的色粉画,
轮廓鲜明,惹人喜欢。
他被阳光照耀,把月色沐浴,
可他却不知有叛乱。

库兹明 经受了太多的挫折,
却依然孤傲,散发出浓烈的恶臭。
味道辛辣,但不无狡猾
是个擅长装腔作势的老手。

还没有为古米廖夫 作画:
在热带森林里点起篝火!
他喜爱词语,态度虔敬。
他口气专断,头脑很活。

1918年

万海松译


我之“EGO” 之诗


人们想让我成为一个小贩,
可这实在有违于我的志愿。

童年时人们就教我理智健全,
可是,夜莺却爱上了疯癫。

一切都渴望着被律规约束,——
无拘无束才能把戒律消除。

对社会舆论我嗤之以鼻,
朝偏见我放出无数箭矢。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别无他人。
我浑身散发出行星的热量。

一旦这个世界没有了我,那又何为我的世界?
如果世界需要我,那我也需要世界。

1919年

万海松译


渲染


今天“红”,明天“白”——
啊,不是衣料!也并非花朵!——
那些芸芸众生,猥琐而凶狠,
我已厌烦至极,十分恶心。

今天鄙俗。明天仍鄙俗,
今天有骗子手,明天还是有,
他们是一贯诡计多端的滑头,
任何的骚乱都能刺激你们。

思想荒谬,理想徒劳,
在“他们的”理论里,有一条直通上帝的道。
今天“红”,明天“白”——
原来他们都不开花。

1919年1月


“你不再回到我身旁……”

给兹拉塔 


你不再回到我身旁,哪怕是为了塔马拉,
哪怕是为了我们的小傻瓜,像兔子一般的洋娃娃:
你现在住着别墅,午餐吃着大螯虾,
如今用翅膀庇护你的是一只大乌鸦……

你不再回到我身旁:如今你穿着天鹅绒大氅;
他那疲惫的双肩没有翅膀,无法替你遮挡……
你不再回到我身旁:牌上的先知
熄灭了霞光那卢布一般的迸燃光芒

你不再回到我身旁,哪怕……哪怕是说声道别,
但令人遗憾,在棺材里弄湿了衣裙……
你不再回到我身旁,穿着静静的印花布裙,
在快乐而可怜的衣裙上,点缀着一朵小小的花。

万海松译


新文化的摇篮


请等一下——俄罗斯要苏醒,
她将再次苏醒来,崛起昂扬。
她不会再用自己被夸大的文明
失信于西方……

俄罗斯要崛起,是的,她要崛起,
眼镜蒙蔽了她蓝色的眼睛,
河流要像火山一样奔腾,——
到那时,世界将对她心生崇敬!

俄罗斯要崛起——将把一切论争平定……
俄罗斯要崛起——将把各民族团结在一起……
西方再也不能
从无用的文化中将萌芽夺去。

精神抖擞,如同对待宗教一般,
狂热地信仰,严肃地思索,
在她可怕的深处必然将
培育出全新的花朵……

这一刻终将来到,——俄罗斯要苏醒,
真理要苏醒,谬误将躲藏,
世界将为她燃起庄严的荣耀之光,——
太阳的国度——东方!

1923年

万海松译


古典玫瑰


今年的玫瑰多么美丽,多么新鲜!
我的目光全被它们吸引住!
我祈求料峭的春寒
千万不要将冰手将它们轻抚!

1843年 米亚特列夫 

在思潮迭出的时代
人们心中的梦幻透明又清晰,
我那爱情、荣誉和春日的玫瑰,
多么美丽,多么新鲜!

时光荏苒,眼泪在四处流淌……
没有国度,也没有生活在国度里的人……
回想已逝岁月的玫瑰
如今多么美丽,多么新鲜!

可日月如梭——风暴终将止息。
俄罗斯寻章摘句,要回归家园……
我的祖国把我抛进了棺材里,
玫瑰将多么美丽,多么新鲜!

1925年

万海松译


一无所有……


我想离开去别处,
凝视别人的眼睛,
离别住处,永不反顾
在那里——别处——死去。

夜莺永远对着别人
将诗人.歌唱。
如果这个世界上一无所有,
那我倒要说一句:请活着!……

1928年

万海松译


情人 


1、
“情人”这词听来多粗俗,
它说起来大家都有份,
普希金他有没有读自己的琥珀诗,
帕蒂 有没有要钱把酒喝。

情人——小说的血与肉,
世界诗的活水。
想一想,倘若没有这个词
莫泊桑他根本就不是……

“情人”——奇妙的俄国字眼,
无论你斗胆将它如何看待,
何时它才是你生活的根本——
里面竟纠缠着爱与欲?!

2、
这个字眼里有不忠。
它还要把戏演,
充满感动和神经质,
就是有复仇也说得过去。

就这个词能写上一本书,
仿羊皮纸上满是诗。
这个字里藏着屠格涅夫的隐私
还有像春天丁香花般的罗曼司。

生命终了也不会忘记
一生曾有光鲜的过去
“情人”这个让人忧郁的温柔字,
让你的内心感觉亲切无比。

3、
假如这个字
只能适用于
自己,不再适用其他人
——不可用于别人的妻,
那你的幸福已然降临,
它与罗马的权力无异
在它鼎盛的年代里
你可对我深信不疑!

1929年

万海松译


对立面的和谐


你在高速列车上飞驰,却盼望着翻车。
布匹织完,毫无损伤。
没有仇恨,没有爱怜。

了解了欣喜,请认识一下忧患。
一旦我有所改变,我还要活在……
如雕像般礼貌地僵直,
而不要像活人那样直立!

1935年10月14日

万海松译


Tags: 责任编辑:花坟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巴尔蒙特诗选 下一篇库兹明诗选

图片新闻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论坛精华